橘堂

Q:请用最短的篇幅写一篇悬疑小说?

早上起床扎头发时,


woc,我昨天皮套明明放这儿了怎么就找不到了??

【一榭千里】 恃宠

闲来无事就摸个小甜饼啦……

(我真的好喜一榭呜呜呜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程一榭其实在大多数事情上都很纵容程千里。


虽然程一榭从来不说。


“哥~我想喝酸奶,草莓的。”

“知道了,去超市买。”


“哥,晚上吃火锅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
“哥哥哥,陪我去遛吐司吧。”

“嗯,去换衣服。”

 ………


程一榭其实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出门的人,但奈何程千里喜欢,一来二去,程一榭竟也习惯了天天出门走一圈。至于为什么程一榭从来不让程千里一个人出去……还要从几周前的一件事说起。


那天上午双子一起去超市买菜,因为是周末,人流不可避免的多,再加上程千里向来大大咧咧,也没注意看路,突然就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撞到了一起。


程一榭微微蹙了下眉,刚想拉过程千里给对方道歉,没想到男人异常暴躁地推了程千里一把,“艹,走路没长眼睛啊,这都能撞上你是瞎吗?”


程千里本来就没站稳,被这么一推一下子踉跄地撞上了身后的柜台角,从腰部传来的尖锐的疼痛让程千里瞬间红了眼眶。“唔…呃对,对不起,我刚才没看见……”


男人还欲说什么,突然被人狠狠地抓住了手腕。


程一榭满眼的戾气。


男人看见与那张与程千里一模一样的脸,楞了一下,“你……”


“你凭什么推他?”


周围有人开始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,男人被这么一个矮自己小半头的人抓着手腕,自觉很没面子,刚想用力甩开,不料程一榭攥的更紧,力道之大仿佛要生生把他的手腕拧断。


男人疼的瞬间变了脸色。


“道歉,”程一榭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给他九十度鞠躬道歉。”


程千里楞楞地看着程一榭。


鞠躬道歉?那也实在太丢人了,男人涨红了脸,一时和程一榭僵持不下。


“好吧,既然你不想道歉……”

“那就只能我亲自动手了。”


程一榭快准狠地掰过男人的肩膀,当即就要给他一个过肩摔。


“别别别,不是,等等!等等!!”男人这才意识到程一榭不是在开玩笑,而且……实力强悍。“道歉,我道歉!!”


“对不起……”男人顶着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,面红耳赤地冲程千里说道。


“九十度鞠躬。”程一榭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
男人喉结上下动了动,最终还是弯了腰,然后落荒而逃地离开了现场。


程千里不知所措地看向程一榭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
程一榭还是没有什么表情,“走吧千里,我们回家。”


程千里:“哦哦,嗯嗯嗯。”



一路上程一榭没说话,程千里看着他哥阴沉的脸色也紧张地不敢吱声。


程一榭突然开口道:“……还疼吗?”

程千里委屈地撇了撇嘴:“疼。他力气可大了……”


程一榭心疼程千里,却是什么也没说,只是伸手拉过自己的弟弟,往家走去。



相逢会有时,


执念一挥间。


【一榭千里】 唯一

双子真的是意难平啊呜呜呜……所以来悄咪咪的摸一个无脑小甜饼,可能会很ooc(而且文笔很渣),大家食用愉快啦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程一榭一大早是被程千里的吼声给吵醒的。

“哥哥哥!”程千里飞扑到程一榭身上,七手八脚地抱住了还有些睡意朦胧的程一榭。

程一榭看了程千里一眼,瞬间清醒起来,伸手扒了扒程千里的胳膊,“……一大早的你要干嘛?”

“哥,我儿子和别人跑了!!”程千里泪眼汪汪看着程一榭,手却是不肯撒。

程一榭:“……”你儿子?

沉默了一下,程一榭缓缓道:“你说……吐司?”

程千里理所当然地一点头:“是啊!哥我和你说,吐司现在在外面竟然有小母狗了!我有儿媳妇了!”

“它不是一直在别墅里吗?哪来的小母狗?”

程千里:“我不是想,那个,常常出去遛一下嘛……”

程一榭看了程千里一眼,似笑非笑地说:“呵,你看吐司都有狗喜欢了,你怎么还没有呢?”

程千里一下子蔫了下来,委委屈屈地看着程一榭,“你不喜欢我吗……”

程一榭没有说话,只是伸手揉了揉程千里一头柔软的头发,然后起身去洗漱了。留下程千里一个人在床上嘟嘟囔囔,“哥我这么喜欢你你竟然不喜欢我……”

傻子,程一榭眼里含着点笑意想,我哪有不喜欢你。


程千里的记忆永远都是瞬时的,转个身便又是热热闹闹地黏着程一榭。若是放在以前,程一榭肯定早就是不耐烦了,可当千里再一次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,程一榭才发现自己的耐心多了不止一点。

“哥,你陪我出去买零食好不好啊,我零食吃完了诶。”程千里眨着眼睛冲程一榭撒娇。

“…嗯。”

“嘿嘿嘿,我就知道我哥哥超级好。”程千里颇是开心地环住程一榭的肩膀,凑过去亲了程一榭一下。

少年柔软的唇落在程一榭左边的侧脸上,滔天的喜欢不言而喻。

程一榭难得的微微红了脸,不自然地错开了视线,“走吧。”


深秋的天气还是很凉的,等程千里终于心满意足地出了超市,气温已经降了下来。

程千里穿的有点少,一吹了些带着寒意的风立马打了几个喷嚏。

“冷?”程一榭一边皱着眉将自己的外套脱给程千里,一边伸手拿过程千里手中满是零食的塑料袋“下次不要再穿这么少了,生病了怎么办?”

程千里自知理亏,默默穿好外套,小声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程一榭用另一只手拉住程千里的手,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
程千里沉默了一会儿,又热闹地展开了另一个话题,“诶哥,你觉得我是你什么人啊?”

程一榭深深地看了程千里一眼,却没说话。

“好吧,你不说,那我猜一猜啊……”以程千里的智商,猜来猜去也就是几个词翻来覆去地说。

程一榭听了一会儿,突然抱住了程千里。

“哥……?”程千里不明所以地看着程一榭。

“千里……”

“你是我努力活下去的唯一意义。”


【地笼】情障



敖丙身上很有当年敖广的影子。温柔,漂亮,对着喜欢的人笑时弯弯的眉眼。

这是昊天见过敖丙之后的想法。那时敖丙和哪吒并肩站在他面前,正是佳人一双。哪吒偏头和敖丙不知低声说了什么,敖丙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,唇边尽是温柔与喜悦的笑意。

看的昊天突然就很想去见敖广,去看一看他的小龙,去实现给他的承诺。

“广儿,我会带你出来的。我会给你盛世和太平,你等我。”

可他肩上背负着苍生,他不能负了这天下。如若龙族不去镇守那些妖兽,天下必定大乱。他是天帝,生便是为了这天下太平,他舍不得敖广,可到底是……没人容他舍不得。

敖丙到底是他和谁的孩子?

他的小龙真的爱上别人?

这一次,昊天真的是再也忍不住了。数百年过来,他第一次去了东海。

东海有多辽阔,龙宫就有多幽深。

最中间的石柱上困的是他心心念念、朝思暮想的人。

在昊天的法力下金光不由分说地缠上了敖广,让敖广颇为狼狈的从龙身化作人形,身上的衣袍已是破烂不堪。

敖广倔强地别开眼,不肯去看昊天。

昊天用了些力钳住敖广的下巴,逼他和自己对视:“小龙,朕来是要问你,敖丙是你和谁的孩子?”

“……大业与情,不是你自己选的业吗?你现在来问我这些有什么用?”

敖广平静地看着他,眼中毫无波澜,一头银灰色的长发不再光滑柔顺,整个人都好似一潭死水。

昊天心猛的很疼,他的小龙应该是一身的傲骨、颇有生气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平静的有些麻木。

数百年心理上的煎熬与折磨,足以让一颗因为爱意而滚烫的心变得失望又麻木。

“天帝几百年不到访龙宫,这次来就是为了问这个…?这是我龙族私事,不劳天帝挂念了,招待多有不周,还望天帝谅解,请回吧。”

昊天死死盯着敖广的眼睛,试图从中找出一星半点的爱意,可惜……敖广的眼睛却不肯再流露出半点温柔。

他就是个骗子,敖广咬着牙想,彻头彻尾的大骗子。


文笔真的很渣,大家凑合看吧……要是大家喜欢我再给大家编后续…

(地笼真的是越磕越上头!!)


千里春风

是一个小小的番外……

…食用愉快!


我叫阿良,做着世间非常危险的一个工作。

是的,我在南疆魔龙殿……魔龙大人的房间上班。一屋子的小童,魔龙大人随便一指,好巧不巧的正中我的脑袋上。

“就他。”

其实比起其他人的活儿,给魔龙大人扫地收拾桌子还是很轻松的事,只是……魔龙大人的脾气真的是相当喜怒无常,我无数次的觉得他看我一个不顺眼就能把我碾成灰。

日子真的是好生提心吊胆。

直到魔龙大人的二师兄来南疆看他,那几天魔龙大人的脾气好的不得了,竟然一个酒杯都没砸!

我的天啊,我泪眼汪汪地看着这位二师兄,觉得他简直是我的救命稻草。

但……好像我的眼神被魔龙大人误解了,他难得开口和我说了一句话:“再没事盯着他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”

我打了一个激灵。太,太可怕了……我才七岁,他,他就要挖我眼睛……

我一下没忍住,低着头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:“我,我错了……呜,魔龙大人对不起……”

魔龙大人的脸色好像更不好了。

“小渊,你和他说什么了?怎么一下子哭了?”那位二师兄在我面前蹲了下来,很温柔地和我说了一句话。

“……”魔龙大人沉默了。

“没事,你看着我说,怎么了呀?”

呜呜呜,为什么魔龙大人怎么可怕,他的二师兄却怎么温柔这么好。

我抽着鼻子道:“我,我不能看你……魔龙大人会生气……”

“……”这下子魔龙大人的二师兄也沉默了。

半晌,我听见二师兄“噗”的一声笑了,道:“不是吧小渊,你竟然还和一个小孩子吃醋啊?”

魔龙大人一把拉住二师兄的手腕,转身就往内寝走。

“诶小渊你等等,这才刚做完好不好你……”

他们走的快,后面的话我就听不清了,只能委委屈屈地在原地擦擦眼泪。


不过魔龙大人对他的二师兄真的很不好,我站在外面都能听见内寝里的呻吟声。呜呜呜,二师兄那么好的人真的是太可怜了。

不知道魔龙大人把二师兄到底怎么样了,二师兄第二天连内寝都没出。

但魔龙大人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。


千里春风(五)

春风拂面,良人在前。


韩渊一下子乱了心神,觉得现在再不亲下去自己简直不是男人。


李筠生的唇红齿白,一双眼睛颇为有神,笑起来很是好看,他正笑着要说些什么,却被眼前的人一把夺走了呼吸。


韩渊吻的有些急,滚烫的舌头肆意在李筠的口腔内翻搅,尖利的虎牙时不时在他的下唇上咬一下,先是微微的刺痛,然后晕开涟漪一般的酸麻。韩渊感觉到李筠的身子猛的一僵。但却没有推开他。


等韩渊终于放开了李筠,却是连看都不敢再多看李筠一眼,转身就要走。


“…亲都亲了,干嘛还走?”李筠一把拉住韩渊的手腕,目不转睛地看着韩渊漂亮的侧脸。


韩渊愣了一下,然后很是狂傲地笑了:“那,二师兄要来和天下第一魔头……谈恋爱吗?”


春风传千里,只为去解相思意。


“我觉得…”李筠伸手抱住了韩渊,“要。”